台中会计事务所帮你设好公司行号、买发票、记帐、报税。国家认证合格,专业谘询经验。协助公司记帐报税,您最安心实在的台中会计事务所。大台中地区会计事务所提供完善会计事务服务,协助您事业登峰造极,欢迎来电洽询! 我们秉持著积极主的态度,并专业且周到的服务・我们珍惜客户所托,亲如己『办』,台中会计事务所深入了解客户需求,台中区会计事务所耐心协助与沟通,台中会计事务所量身打造最适合客户的解决方案。台中会计事务所服务内容包含: 本国人、外国人、陆资设立公司/行号登记,委托记帐,财务及会计顾问,公司税务及个人综所税规划,和会计师配合之会计师签证、会计师财务签证、会计师税务签证、会计师资本签证。
最新消息

勤扬联合记帐士事务所特色,相关记帐、会计等服务,记帐士及会计师皆能提供您专业的服务。有别於一般记帐士事务所,非单一记帐士及会计师处理您的记帐、会计等。本记帐士事务所提供您专属的记帐士及会计师服务。您可放心的把记帐、会计等税务问题交给本记帐士事务所及本记帐士事务所内的专业记帐士及会计师。

公司法第九条 (股款未收足之处理)

 

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或股东虽已缴纳而於登记 后将股款发还股东,或任由股东收回者,公司负责人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 并科新台币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有前项情事时,公司负责人应与各该股东连带赔偿公司或第三人因此所受之损害。

 

第一项裁判确定后,由检察机关通知中央主管机关撤销或废止其登记。但裁判确定前,已为补正或经主管机关限期补正已补正者,不在此限。

 

公司之设立或其他登记事项有伪造、变造文书,经裁判确定后,由检察机关通知中央主管机关撤销或废止其登记。

 

一、公司法修正后第九条第三项但书规定之资金补正程序

 

关於公司法修正前第九条第四项规定,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或股东虽已缴纳而於登记后将股款发还股东,或任由股东收回者,经法院判决确定后由法院检察处通知中央主管机关撤销公司登记。为考量公司已持续经营状态,如骤以撤销,对於社会交易相对人及债权人之保障因而严重受损,并且亦造成员工之失业等诸问题。

 

因此,为保障交易相对人及公司员工之权益,已修法增订第九条第三项但书规定之资金补正程序。按修正后公司法第九条,已将负责人之违法行为与公司之行为予以区别,除第一项规范负责人刑责外,公司登记部分,已於第三项明订:「第一项裁判确定后,由检察机关通知中央主管机关撤销或废止其登记。但裁判确定前,已为补正或经主管机关限期补正已补正者,不在此限。」是以,公司负责人如有违反公司法第九条规定情事,自应负相关之民事及刑事责任,至於公司登记部分,则可在法院尚未裁判确定前,向各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申请补正而免於被撤。

 

二、从数则法院判决看公司资本不实之处罚

 

经济部中部办公室专员王文士

 

壹、 前言

 

公司法条文中本来充斥著刑罚之处罚条文,例如第九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等等,其中以第九条第三项规定之罚则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六万元以下罚金最重。在九十年十一月十二日修改公司法在大修正二百三十五条之情况,其中除罪化亦为修法之大原则,第九条该项规定非但未减轻,反而将罚金大幅提高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五十万元以下罚金。可见行政及立法当局,对公司资本充实原则之重视,亦可见要大力扭转社会上普遍存在著:公司经营者为一时之方便,付几日之高利贷,取得银行存款证明文件,向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申请登记之不正常现象之意图相当明显。而申请登记之代理人或赚取该高利贷,或赚取给付金主高利贷后之价差及往后处理帐务之手续费。加上前几年财政部之金融检查,发现约五百家公司之设立或增资之资金,均以台北县某家银行之特定分行之某些特定资金,专门用作充当这些公司设立或增资时之资金,且该等公司资本额之签证均由同一个会计师为之,其中部分公司未申请登记、部分系行号。嗣后於民国八十九年四月许经移送地方法院检察署者约四百家左右,至九十一年八、九月陆续经地方法院或高等法院判决,该等判决以判处拘役、得易科罚金为最多,其次为判处罚金,再其次为有期徒刑,另外部分为无罪。又在八十二、三年发生在高雄市、县,为数二百余家公司涉嫌经由某地下金主之资金充当公司设立登记或增资时之资金,约三年后,因地下金主涉不法案件引爆该等事件,经由法务部调查局详细调查后,移请地方法院检察署侦办,嗣经起诉后,法院采并案审判、并办判决。另外在新竹亦有类似情况出现,最近亦经法院陆续判决在案。甚至据朋友称在台北市出现一个案例:有一个人想筹组公司,寻求提供公司资金,有人借贷后,经主管机关核准公司设立登记,此时借用人反而提出恐吓,拟检举借用人违反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规定,结果借用人拿出新台币二十万元始解除状况,此种骗术也会出现,值得大家警惕。兹将法院之数则判决加以分析,究竟那些情况会被判决有罪,那些会被判无罪,部份公司经检察官缓起诉处分,值得公司登记之代理人细细推敲,并供读者参考,敬请不吝赐教。

 

贰、法院判决具体个案分析

 

一、严某系设於新竹县某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之负责人,明知该公司於设立登记时,每位股东均应实际缴纳股款以充实公司资本,竟於八十八年三月十日办理公司设立登记时,未向股东收取股款,而透过余某之介绍,向张某借贷款项,以取得办理公司登记查验资本额所须之银行存款证明,而张某竟出於帮助上揭公司负责人之概括犯意,以向上揭公司负责人收取所筹资金日息新台币一百万元收取七百元作为代价,先后多次借款与颜某等人,而由各该公司负责人委请会计师完成查核签证后,持向主管机关申请公司设立或增资变更登记,张某则分别於会计师出具查核报告书后,翌日即将资金提领一空,案经法务部调查局移送地检署侦办起诉。嗣经管辖法院详细调查证据后,认为颜某等人为各该行为时,系各该公司之董事或发起人,依公司法第八条第一项及第二项规定均为公司负责人,系犯修正前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之未实际缴纳股款而以文件表明收足罪。又被告张某仅单纯贷与金钱给该等公司,除金钱借贷外,未参与登记事宜,足见张某未从事犯罪构成要件之行为,而仅从事构成要件以外之行为,尚属帮助犯,且其先后多次帮助违反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之犯行,犯意概括所犯构成要件相同之罪名,应依连续犯论以一罪,并加重其刑,并依法先加后减之颜某等各科罚金新台币五万元,如易服劳役,均以银元参百元,即新台币玖百元折算壹日。张某连续帮助犯,处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罚金以参百元折算一日。

 

二、林某系景隆XX有限公司之负责人,明知该公司之资产、负债情形及各股东缴交之股款明细表,为其业务上所应制作之文书,其因该公司欲办理设立登记,惟无足够款项证明该公司已收足股东应缴之股款,且公司所有股东并非均於八十六年六月间以现金缴足股款,其公司之现有资产亦非现金新台币二千五百万元,乃委由真实姓名、年籍不详,自称林太太之人,代为筹足该公司之资本额二千五百万元,以供该公司办理公司设立登记查验之用,先於八十六年六月十二日在银行开立活期帐号,由林太太将欲供查验之股款二千五百万元,存入该银行帐户内,并制作记载於林某业务上应制作之文书,足以生损害於景隆XX有限公司。其后再寄交经济部,表明该公司股东已实际缴纳股款完毕,而行使上开不实文书,亦足生损害於经济部对於公司设立之审核管理。另花某系记帐业者,明知铠悟XX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某於八十六年六月间为办理公司设立登记时,所提供之帐户内并无现金股款,竟仍将铠悟XX有限公司自不详会计师事务所处取得之记载该公司已收足股款之不实文件,代该公司送交经济部,表明该公司股东已实际缴纳股款完毕,而行使上开不实文书,亦足以生损害於经济部,对於公司设立之审核管理。查被告林某、花某等行为后,公司法已於九十年十一月十二日修正公布,并自同年月十四日生效,其中第九条第三项之法定刑由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六万元以下罚金,修正为第一项,其法定刑并修正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新旧法比较结果,以旧法有利於被告,依刑法第二条第一项但书规定,应适用修正前之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处断。被告等人於业务上所制作之文书上登载明知不实之事实,复持以行使其业务登载不实之低度行为为高度之行使行为所吸收,不另论罪。又被告林某等人行使伪造私文书之目的,在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股款,所犯上开二罪间,有方法、结果之牵连关系,应从一重之修正前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之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罪嫌论处。查被告等人所犯均系最轻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参酌刑法第五十七条所列之事项及被告等均已坦承犯行,及现阶段经济不景气,公司不易经营等情,认缓起诉处分对被告等已足生警惕之效果,至於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固规定第一项裁判确定后,由检察机关通知中央主管机关撤销或废止其登记。惟查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之缓起诉之规定,系於九十一年一月十七日始由立法院三读通过,而公司法最后一次修正系於九十年十一月十二日由总统公布施行时间,乃在缓起诉制度立法前,自无可能在九十年修法时,即虑及刑事诉讼法会在其后增列缓起诉处分制度,况被告等人经营之公司设立登记,既有不实,本即可移请主管机关本於权责为适当之处分。因此,应无必要以修正在前之公司法之规定来限缩运用缓起诉处分之效能。从而,应认本件对被告为缓起诉处分於公共利益之维护应无重大不利。至於本件被告等所设立公司之登记事项有伪造文书之情,已另行函请中央主管机关为适法之处理(台湾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检察官缓起诉处分书九十二年度侦续字第一一六号)。

 

三、劲爆XX有限公司登记之负责人为欧某,实际系庄某与陈某合开,公司登记系委托股东之一之胡某处理,办理设立登记所需之公司资本额系胡某自行筹集,而非向股东收取,欧某未管公司业务,亦未参与公司设立登记之事,是陈某委托胡某处理,证人吴某证谓公司设立登记及实际亦由庄某及陈某二人经营,被告辩称仅系挂名负责人,既未实际负责劲爆XX有限公司之业务,而该公司办理设立登记之相关事宜,亦不知情复无资料足证欧某之夫曾告知办理情形,是洵难仅凭其系登记负责人,而遽予推测其必知悉股东所应缴纳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之事,亦无与实际办理者有犯意联络之证明,此外复查无其他证据证明被告有何公诉意旨所指犯行,应谕知被告无罪(台湾板桥地方法院刑事判决九十一年度诉字第九一二号)。

 

四、陈某册系设於高雄市某记帐事务所之负责人,其与黄某容姐妹基於共同概括犯意联络,由黄某容两姐妹共同集资,以陈某册、黄某容在彰化银行北高雄分行设立帐号九八九X X号及一九四XXX号帐户,并由陈某册以该二帐户资金作为办理公司之设立或增资登记时之缴纳股款证明,陈某册、黄某容姐妹自八十二年五月二十日起至八十三年十二十日止,其等明知附表所示之时间及公司负责人朱某霖等四百零三人办理公司之设立或增资登记时,因对於公司应收之股款并未由股东实际缴纳,而陈某册等三人竟分别与附表所示之公司负责人,分别透过各该办理公司登记之不详姓名成年人,基於共同之犯意联络,提供上揭银行帐户内之资金转至所欲办理登记之公司或公司筹备处之帐户,而取得银行以该帐户名义出具存款证明后,再交由附表所示之办理公司登记业者,以此不实之存款证明文件表明收足股款,向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申请设立或增资登记,并将存款全数提领,接著将资金转回陈某册等人之帐户,以此方式继续循环利用,嗣经彰化银行稽核业务发现资金有循环供签发存款证明使用之情形,始向经济部检举再由该部函请法务部调查局调查,业经有关证人及证据证明触犯该等罪责,并经管辖法院分别对陈某册、黄某容、黄某梅共同连续公司之负责人,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陈某册处有期徒刑三年,黄某容处有期徒刑贰年,黄某梅处有期徒刑壹年陆个月,林某霖等六人共同公司之负责人,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各处拘役参拾日,如易科罚金,均以参百元折算壹日,均缓刑贰年。段某华等三人,共同公司之负责人,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各科罚金新台币壹万伍千元,如易服劳役,均以银元参佰元,即新台币玖佰元折算壹日,均缓刑贰年,其於上诉驳回。3

 

五、林某琴小姐明知公司应收之股款应实际缴纳,不得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以确保股本之充实,竟为赚取利息,基於概括犯意,连续以发送传单或将传单夹於报纸内之方式,表示得以短期出借资金伪充公司股款已缴足,而附表所示之公司筹备处之办理人员,明知公司资本未缴足,经由办理公司登记业者之介绍或自行依传单上之电话与林某琴联络,与林某琴共同基於犯意之联络,自民国八十八年一月间起至同年十一月间止,由林某琴向有意借款设立公司之各该公司筹备处办理人员指示,在中国农民银行新庄分行开立如附表所示之帐户,再将存摺、印章交给林某琴,由林某琴以其自己在中国农民银行新庄分行之帐户或前此其他借款人在同分行开立之帐户,於附表所示之存款日期,将款项转帐入借款之公司筹备处帐户内,借款日期一般为二日至四日,林某琴因此取得每新台币(下同)壹百万元,每日五百元之利息。嗣后林某琴再将借款帐户内之借款转帐至自己或其他欲借款之公司筹备处,如此循环运用其资金,多次提供资金予他人,供各公司筹备处以存摺影本为存款证明及不实之股东缴纳股款明细表等申请文件,表明收足股款,持向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申请设立登记。另刘某明知林某琴系以借钱给他人设立公司作为验资之用,竟为替元鑫XX有限公司办理公司登记,并收取签证费用竟与林某琴及苏某基於共同犯意之联络,明知渠等公司设立登记资本查核报告书上签证。此等案情并经台湾板桥地方法院九十一年度易字第三四0四号刑事判决查证认定,判决林某琴小姐,共同连续公司负责人,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处有期徒刑陆月,如易科罚金,以参百元折算壹日。刘某共同连续公司负责人,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处拘役伍拾玖日,如易科罚金,以参百元折算壹日。4

 

贰、 问题徵结

 

一、高利贷之诱惑应戒除:往昔市场上,公司设立登记及增资变更登记,甚至减资变更登记等情事时,长期存在登记代理人为求快速又有较大利润,以赚取高利贷之部份差价,向金主代公司经营者筹措资金,并由公司经营者支付三至五日之高利贷后,即返还金主,俟完成公司登记后,公司运作需要资金,始由各股东依章程或股东名簿记载之股款陆续依需要缴足,抑或由公司代表人一人支付所需资金,造成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规定: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或股东虽已缴纳而於登记后将股款发还股东,或任由股东收回者等情事,违反公司资本确实之大原则,置公司债权人之利益於不顾,这种积非成是之恶习,确实需要扭正及戒除。

 

二、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的努力:此次公司法大修后,公司登记之中央主管机关亦已於九十年十二月五日经商字第0九00二二五三四五0号令废止「有限公司及股份有限公司最低资本额标准」,同日又颁布经商字第0九00二二五三四九号令:依据「公司法第一百条第二项及第一百五十六条第三项订定有限公司最低资本额为新台币五十万元;订定股份有限公司最低资本额为新台币一百万元。」准此,以往较多之建设公司之资本额不用於设立登记时,即筹足新台币二千五百万元或三千五百万元;汽车制造业不用於设立登记时,即要筹足新台币一亿元以上等等,嗣后如因业务需要再增加资本或向金融机构贷款等方式,取得所须资金。倘公司设立登记早於九十年十二月五日,亦可於该最低资本额标准废止后,基於业务需要减少资本额。因此,公司倘仅经营非许可业务,在申请设立登记时,只要筹足经营业务之有限公司新台币五十万元、股份有限公司一百万元,此等金额系经营一家企业最基本运作之费用所需,如连这新台币五十万元都无法自行筹足,仍想经营企业,则应依商业登记法规定筹组商号,因为商业登记法并无实收最低资本额之限制,所以新台币三千元或新台币五千元均可以。

 

三、许可业务之目的事业主管机关有待努力:公司经营许可业务,该许可业务之中央目的事业主管机关另有较高之资本额规定,如财政部规定商业银行最低实收资本额为新台币一百亿元,交通部规定普通汽车运输业最低实收资本额为新台币二千五百万元,汽车货柜货运业之最低资本额为新台币三千万元。目前比较容易发生问题是拟经营许可业务,如汽车货运业需要新台币二千五百万元、甲级营造业需要新台币一亿元等等。这些需要目的事业中央主管机关务实从新检讨各该业务是否有必要维持目前限制之最低资本额,如无必要,应解除该最低资本额之限制或降低最低资本额,解除一些不必要之限制,让该等行业发展得更好!

 

四、只要对公司设立登记或增资变更登记之资金不实有参与者,不论是提供资金之金主,或是公司董事、董事长,或是代理申请登记之代理人,甚至资本额签证之会计师,如对资金不实,不论构成要件行为曾参与,或予以帮助,在法院之判决中,均有曾被判决有罪之案例,因此,企业之经营者,筹组资金应视自己企业需求,及股东提供能力,确实缴足公司登记之实收资本额,不要图一时之方便,向金主借数日之资金,付数日之高利贷,致触犯法令,只要财政部办理金融检查,则上揭案例所发生金主借资金给公司负责人,供申请设立登记或增资变更登记,作为资本已收足之证明,就会现出原形,无所盾形,届时经主管机关移送法院检察署侦办、详细调查,再经法院查证,刑责难免,而且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规定: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申请文件表明收足,或股东虽已缴纳而於登记后将股款发还股东,或任由股东收回者,公司负责人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肆、公司资金不实经法院判决有罪确定者:

 

公司资金不实经法院判决,不论是被判决有期徒刑、拘役或仅科罚金或并科罚金,有无缓刑,依民国九十年十一月十二日修正通过之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规定:如於判决确定前,补足该不实之资金,经会计师签证,并向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申报,如经准予备查,只要是在判决确定前,不论该公司向公司登记主管机关申请已补足资金,是在判决确定前或之后,均不致被撤销登记或废止登记。因此,虽然在公司资金不实之法院判决确定后,公司被主管机关撤销登记,只要公司在法院判决确定前,已补足其原未缴足之资金,亦可依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规定:第一项裁判确定后,由检察机关通知中央主管机关撤销或废止其登记。但裁判确定前,已为补正或经主管机关限期补正已补正者,不在此限。要求主管机关撤销原来之撤销登记之行政处分,尔后公司可以继续经营,反之如未能於法院判决确定前补足原设立或增资登记所需缴足之资金,或补足资金是在法院判决确定之后,则该公司将被公司登记主管机关废止登记或撤销登记。

 

伍、公司设立登记或增资变更资金不实

 

经检察官缓起诉确定者,因为刑事诉讼之缓起诉制度是在公司法九十年十一月十二日修正后,始经立法院三读通过,总统公布,完成立法程序,而在公司登记资金不实之案件,经检察官侦查后,亦有检察官不吝给予缓起诉者,然缓起诉者,系类似缓刑,系犯罪嫌疑人在检察官面前认罪,又是初次犯罪,且所犯之罪,属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轻微之罪,因此,经济部九十二年七月三日经商字第0九二0二一二七七四0号函释略以:「经查公司法第九条第三项所称『裁判』,系指依第一项规定科处公司负责人刑罚之有罪刑事判决而言,无罪判决不包括在内。又公司有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规定情事,公司负责人经检察官为缓起诉处分确定,该确定之缓起诉处分与有罪刑事判决,尚属有间,尚无公司法第九条之适用问题。」惟经该部中部办公室质疑:「公司负责人因伪造文书案,经法院检察署为缓起诉处分确定,公司登记主管机关可否撤销其公司登记疑义。」该部九十二年八月十五日经商字第0九二0二一六三七二0号函释略以:「按公司法第九条第四项规定之『经裁判确定后』,系指刑事判决,缓起诉处分尚非上开条项规定之范畴,惟查行政法院八十三年判字第一七五七号判决理由略以:『公司法第九条乃注意规定,并不排除主管机关依职权撤销有瑕疵行政处分监督权之行使』,是以,申请公司登记之有关文件被伪造,进而向主管机关申办变更登记,并经主管机关核准登记后,其违法情事虽经法院检察署为缓起诉处分后,主管机关仍得本於行政监督权撤销其不实之公司登记。

 

陆、结语

 

企业经营者应该觉醒,经营企业必须投入资金,始能营运,绝不可因图一时之便,听信公司登记之代理人或金主之巧言,支付数日高利贷,快速取得公司登记,以致触犯公司法第九条第一项规定:公司应收之股款,股东并未实际缴纳,而以文件表明收足,或股东虽已缴纳,而於登记后将股款发还股东,或任由股东收回者,公司负责人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五十万元以下罚金。由於九十年十月十二日修改公司法已把罚金大幅提高,为了一时之方便,绝对是偷鸡不得反蚀把米之事,戒之!戒之!

 

会计师事务所的业务工作是我们专精的强项,创业/申请公司/公司设立登记/开公司/记帐申请公司行号/申请行号申请公司行号登记/申请公司登记设立/办理工商登记/申请工厂登记/申领统一发票/开网路商店/成立网拍公司行号企业社/记帐上的好帮手,要找最专业的代理记帐业者。  创业、节税??就找最专业的勤扬会计事务所准没错。 您需要的是一家国家考试合格通过的记帐士事务所, 专业的记帐士事务所,有政府证书的记帐士,来为您记帐以达到节税与建立完美的商誉。勤扬会计记帐士事务所是您寻找会计师、会计师事务所为您办理公司登记、申请公司、申请公司行号、申请公司登记的最佳选择!选择勤扬会计事务所,也就是选择了创业开公司的大道。  您是否正要申请公司行号?开公司办到好优惠活动实施中。 本公司另有专任会计师,为您的公司进行财务签证和税务签证,价格实在透明又专业的选择。本事务所有专业记帐士、专业会计师为您双效加值服务。 如果您的公司已经成立多年或是刚刚才成立,我们都竭诚欢迎您把帐务的业务交给我们来处理,相信我们的专业和负责任,亲切的态度能够很快的获得您的肯定与支持。并且能替贵公司节税与辅导出更佳的会计制度与税务上的认知。 我们相信以我们为多数客人节税的成功经验,可以相对的为您创造更大的利益。
勤扬联合记帐士事务所│公司申请│营业登记│专业会计│税务规划│
台北・桃园・新竹・台中会计事务所免费谘询专线:04-22630553

上一个 回列表 下一个

订阅最新消息订阅最新消息 订阅商品讯息订阅商品讯息 手机版 
Powered by www.url.com.tw